第五章女子(18/19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4 10:19  点击:
黄衣女子接近了基地,但由于看守太过严密无法深入,就在此时,她有所感应,有人正在向他走来,功力不弱,于是身形一停,附身在树枝上,木系气息发出,如果凭感觉只会发现她就是一棵树
黄衣女子接近了基地,但由于看守太过严密无法深入,就在此时,她有所感应,有人正在向他走来,功力不弱,于是身形一停,附身在树枝上,木系气息发出,如果凭感觉只会发现她就是一棵树,凭眼看,她在树顶上,又穿著黄衣服,真不容易看到。可惜走来的两个人中一个是鹰族的桑结,天生锐利的眼神,再加上我已经告诉他们女子藏身在树上,刚走过来就发现了她,另一个是狮族的巴库,凭著敏锐的嗅觉,经过仔细的寻找后,也发现了黄衣女子。“姑娘既然来了,为何不下来谈谈。”桑结道黄衣女子平静无波的心湖有了一丝涟漪,没想到此人竟能发现自己,她皱了皱眉,从树上轻轻跃下“阁下是有翼族的人吗?”女子歪著头问桑结“我叫桑结,鹰族人。”桑结语气有些冷,毕竟人、鹰两族仇恨很大“各位好,我只是一时好奇,过来看看没有恶意。”看著两人手的武器,黄衣女子淡淡地道“既然是来看看,那好办,姑娘跟我来吧,我带你进去看看。”巴库道“不了,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这怎么能行,来了不让我们尽地主之谊,我们会让人笑话的。”巴库叫道“实在是不用了。”黄衣女子转过身“站住!”巴库身子一闪来到女子前面:“实话说吧,既然你来了我们这,我们就必须把你留下来。”女子静静地看著他,仍不语。巴库的眼光锐利起来,经自己改造后的狮王气功运起,真气在体内高速运行,气势不断向外散发,运用狮族独特心法,气势如有形之物一波一波向黄衣女子涌去。偏偏黄衣女子平静不动,宛如中流砥砫一般,涌来的强大气势一到她的身边就像被剖开一样,分向两边流去,空把她的衣衫吹起,飘飘若仙。巴库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低啸一声,手中厚背刀扬起,蓦地,狂野的冲上,刀光涌起,如水银泄地,无孔不入般向黄衣女子涌去,摄人的异啸震人心魂。嚓的一声,剑出销,踏著奇奥的步伐,黄衣女子未退反进,剑上风雷迸发,身形神奥的锲入刀光,刹那间,剑光、刀光绞在一起,刀剑交错的声音摄人心神。噗的一声,两人再次分开,黄衣女子倒退三步,剑遥指地面,脸上出现点点汗珠,脸上有著明显的惊讶之色,巴库的武学修为出乎其意料。巴库歪歪斜斜地退了七步,脸上汗珠涌现,但握著刀的手仍坚定有力。左手的衣袖没了,身上多了二道伤口两人在此次的接触中都没用法术,在这种近身打斗中,生死悬于一线之间,谁敢分神使用法术?当然如果巴库的心分二用的技巧练至炉火纯青的地步就可以分神用法术了。“你练的是气功吧,很奇妙,当然你练的也很到家,竟然能修至刀枪不入的地步,我击中你三剑都无功而返。”黄衣女子赞道“你更了不起新闻资讯,连我的护体神功都能击破。”巴库用著不太稳定的语调说著新闻资讯,刚才的较量费了他不少真气“再接我一刀。”巴库举起刀豪勇地再次冲上。刀上出现了一道月牙新闻资讯,这次用上了狮王斩。黄衣女子剑上的风雷之声乍然消失,斜向前跨上三步,三道剑光飞出,直奔巴库的胸腹,刀神奇的向左移动和剑接触。噗的一声,宛如击中破革的声音,刀向右扬起,剑从中宫直入,巴库疯狂的后退,刀左右封架,但无济于事,刀一接触剑光就向两旁飞起,剑光不住地在胸腹前徘徊,巴库只能疯狂招架不断后退,汗与血则不断飞起。旁边的桑结看得大惊,一声长啸,算是向女子打了招呼,左手一招,三道风刃凭空出现直向黄衣女子奔去。(现在他站在女子左方而不是背后)手中枪亮光突然大盛,吱吱地发出电流的声音,“直上七重天”,连续七枪向黄衣女子侧腹攻到,黄衣女子放弃巴库,向斜右方闪出,剑光一引,先将三道风刃转给巴库,剑不再剧烈挥动,而是飘然画出六分之一圆。剑枪相交再次发出如败革之声,枪向左方的巴库方向转去,和剑一接触桑结才知道剑上的力量多么奇异,自己的力道根本无法著力,一滑就开,对方剑上潜力就在此时发出,一下子就将枪崩出。对方的剑顺势直入,划向桑结前胸,偏偏旁边的巴库为长枪所阻,无法上前接应。桑结背后的双翼骤然展开,倒卷向前,结在胸前,羽翼之上隐隐有风力在流动,这是鹰族的护身绝学,守护之翼加风之壁。呲的一声,剑破壁而入,就在此时,巴库终于赶到,狮王斩再出配合狮族密学,四刀循二者之间最短距离杀出。剑从羽翼中骤然抽回,毫无花巧地与刀又硬拚了一记,再次将刀震开,剑的主人后退了三步,战斗瞬间沉静了下来,巴库、桑结喘著气,巴库身上道道伤口,但伤势并不重,反是桑结,被击穿了羽翼,还没飞起来,就失去了飞翔的能力。“我能走了吗?”黄衣女子笑道,但却又似有所觉,秀眉紧紧皱了起来。“不能。”在三人缠斗时,五族长就已经赶到,听到女子要走就出现在黄衣女子周围,形成五行法阵,将黄衣女子围住。看著眼前的五人,黄衣女子皱紧的双眉无法松开,眼前五人个人修为比自己差不到哪,五人联手,自己必败无疑,最可怕的是这五人结成了五行阵,五人如一体,这次自己想脱身而出恐怕不太容易。“姑娘,随我们走一趟吧。”“随你们走,什么时候能放我走,不会关我一辈子吧?”五族族长心神波动。剑光蓦然大盛,刺耳的剑啸声响起,在这紧要关头,保命绝学出手了,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网站神奥的四道剑光直指北方占据玄水之位的罗曼兰, 河北快3罗曼兰手口重剑剑光呈现一种不规则波动, 河北快3走势图剑光飞洒开来, 河北快3开奖网迎向黄衣女子,右边的阿卡多豹斩在罗曼兰之前就已发出,巴赫相是一记大狮王爪,剑光就在将与罗曼兰的重剑之前突然向左迎向阿卡多,左手奇异的一阵抖动,罗曼兰手中重剑被对方劲力一引,直向巴赫相刺去,至此五行法阵已经被黄衣女子牵动。帕格尼尼的大斧猛然从天而降,劲力含而不露,斧刃横削黄衣女子颈部;巴赫相不停反进,突然身形一矮,一记狮尾扫,向黄衣女子下盘扫去,罗曼兰向后退去,想重新占据玄水之位,舒曼则伴帕格尼尼而上,手中刀向前布下一层刀网。女子手中长剑和阿卡多的刀相交撞出满天星火,身体却向后倒去,斧刃从颈部前方掠过,巴赫相狮尾腿扫上女子腿部,却未有扫力,反而有一股粘性,靠此一吸之力,巴赫相猛然坐起一记狮王斩正正击在女子腹部,巴赫相脸色一变,此掌仿若击在皮球上。黄衣女子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向帕格尼尼和阿卡多,满天血雾挡住了两人双眼,借助巴赫相一掌之力,直向罗曼兰撞去,招出“飞星逐月”,凶狠的剑光直逼罗曼兰而去,原来黄衣女子此前种种皆为惑敌手法,其实还是选择罗曼兰为突破口,罗曼兰还未退回本位无法受法阵保护,却不慌乱脚步仍向后去,重剑化巧为拙,简简单单的就是一记横斩,两剑相交,黄衣女子剑上再生吸力,粘在重剑之上随罗曼兰向后退去,接著剑上猛然爆发出推力,身形向右就要跃出了包围圈,“去”,一直未曾攻击的舒曼在黄衣女子将要逃出时终于痛下杀手,一刀砍在黄衣女子背上。黄衣女子再受重创,但身形丝毫未乱,已跃出包围,深知此时是逃脱的唯一良机,心神附于剑上,“破”,先是一个金刃破的法术,十六道金光在空中出现,闪了一闪拦住了追来五人的道路,连受两记重创后的脸上仍平静如故,“不劳各位相送。”说罢身形消失,施展金遁,化虹而去。“呯”的一声,一道白光从斜次里穿出击在化虹而去的剑上,激起满天星火,受此重击,黄衣女子身形骤现,“哇”一口鲜血喷出,缓缓倒在地上,神智昏迷前,只见到白光来处站著一个怪模怪样的钢铁之物。这自然是我,利用超脑算出其遁走的轨迹,积聚已久的闪光炮陡然轰出,将其从空中击落。“好历害,竟连我们五人都拦不下她。”“要不是开始她先以言语乱了族长们的心神,她哪能逃出。”巴库有点不服的道“争战之道,本就如此,只讲结果不讲过程、手段。”巴赫相摇著头道“是,父亲。”这巴库倒是满能听得下教诲的“少爷,此女如何处置,如不急救,恐怕……”罗曼兰将黄衣女子检查了一番道“你们先将她急救一下,新闻资讯然后送到地下二层。她还不能死,我们得弄清楚到底是否还有人知道这里。”……在地下二层的一件屋里(这件屋是新开出来,当时一共新辟了六件屋),我站在一张床前,旁边站著尤里兄妹俩以及罗曼兰族长“我们做了急救,血已经止住了,但她的伤势很严重,需要进一步治疗。”罗曼兰道我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药丸,这是一种散功药,是我从病毒实验室里特地配置出来的,当然限于药材,药效并不强,我将药喂她吃下,然后又掏出一张符念起咒语:“力量的吸纳者,现。”符上诡异的红光闪起,我将符往她额头上一贴,就像两滴水相融一般,符在黄衣女子的额头消失不见了。这是巫术中的封仙咒,一旦中上精神力就会被禁锢,无法使用法术、武技,而且受术者还不知道问题出在精神力上,实质上就是切断了精神力和能量之间的任何联系。“尤利姐,你为她治疗一下。”施完法后,我对尤利姐道“永恒的生命女神,怜悯世人之痛苦,施大慈悲于世间,挽众生于水火中。”这是尤利姐借助祝福之戒的力量施展的“生命女神之怜”。一团柔和的白光从尤利姐的手上向黄衣女子的身上涌去,魔法正不断恢复黄衣女子的外伤,甚至连内腑的不少伤势也被治好,或者减轻。将手从黄衣女子的身上拿开,向后退了一步后,尤利说:“她已经没有危险了,内腑还有一些伤,需要好好疗养,大概要一个月才能恢复,重要的是她的元神损伤太大,如果没有好的方法,恐怕她的功力会大幅消退。少爷,你的最后一击太重了!!”什么重了,要不是我,她还不早就跑了,元神损伤就损伤呗,不然我的封仙咒能那么容易就成功?“没事,我前两天刚炼了几种药,我会治好她的。”药刚炼好正缺临床试验呢,这不,正好来了一个试验者。我跑入另一个屋,那是我的炼丹房,里面有不少机器人,那是我炼丹的帮手,其实什么事都是他们干的,我只是略加指点。我从壁上的石柜里拿了几个药瓶,就又回到原来的屋子。“这是疗腑丹,顾名思义,它是治疗内腑伤势的。”我举起一个小瓶向他们炫耀道:“药效极佳,是我们修炼之人终身必备之良药。”我从瓶里倒出一个只有黄豆大小的药粒,塞入黄衣女子嘴里,药入口即化。在近处看这女子也就三十出头,满头乌发,不像尤利姐是金发,长得真美,是美神的杰作,上苍赐予人间的礼物。这么漂亮的女子醒来知道自己的元神几乎消失殆尽,会怎么样?我心里有些不忍。“好了,大家出去吧。”我道:“尤里、尤利你们俩也出去吧。”“不行,少爷。”尤里坚决地道,尤利的脸上也是拒绝“你们认为我现在还要保护吗?”想到我这几个月来所做之事,想到我所传的绝技,想到我所施展的法术,两人一阵沉默。“可是……”“不用可是了,”我有些不悦:“我答应你们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好吧,殿下,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退出时尤里特地将“殿下”两字咬得特别重看著他们退出后,我转望黄衣女子,坐在床边,我的脸色渐渐严肃,精神力侵入黄衣女子心神,手抚上黄衣女子的头部百会诸穴,嘴则对著黄衣女子的耳边喃喃细语。不久黄衣女子也跟著我说起来。我所用的是探索人心神的玄门至奥心法,用某种奇妙的功力刺激受法者脑部,使其处于朦胧的、易于被引导的境界,再加上嘴里具有催眠效果的话语,可以让受法者说出施法者想知道的一切事物。当然此法对施法者精神力的要求极高,同时受法者精神力越低,成功的希望越大。我之所以用精神力侵入她的心神祇是让施法更快一些,并对她的损害减少一些。当精神力如潮水般返回身体时,我就知道了所有的事。她就是无寻剑道的辛弃玄,此次前来长白山正是为了那传说中的九龙剑,但却偶然间见到了张老和一些门派交易兵器,认出张老后,辛弃玄觉得此事另有玄机,于是暗中跟在张老一行人身后,眼见他们进入长白山,辛弃玄更是好奇,终于往下追来,却没料到失陷在此处。精神力再次进入辛弃玄脑部,将她的元神缓缓包围起来,再运用化玄大法,培育对方的元神。施法三个小时后,辛弃玄的元神恢复了一半,但我也累得不行了,算了,我也睡觉了。我爬上床,抱著辛弃玄,头当然就枕在她的胸部,脸上挂著甜甜的微笑沉沉睡去。两个小时后,辛弃玄醒来了,默默地检查了身体的状况,身上大多数伤都好了,连背上的刀伤好像也痊愈了,只是内腑还有些沉重,看来要静养几天。但是身上的功力好像被什么东西所压制,最多只能发挥出二成功力,最奇怪的是精神力,本以为在施展金遁时被大力击落,会对元神(元神也就是精神力)造成无可弥补的损伤,但现在元神虽只有一半,但比自己所预料的要好多了,恢复起来也简单多了。检查完后,辛弃玄才注意起身上的这个小男孩,趴在自己身上睡著,脸上还挂著甜笑,看样子仅有八、九岁大,身上穿著一件粗布衣服(这可是我特地换的),皮肤白白嫩嫩的,不像是干过粗活,身上骨结并不宽大,如果练武则练的不是外家功夫,皮肤的弹性并不强,可见功力并不强,当然,一个小孩子吗!!辛弃玄想著辛弃玄试图把我的手掰开,将我从她的身上移走好站起来,我嘴里嘟嘟啷啷的不知讲些什么,但就是不肯将手拿开,紧紧抱著她。在不想将我弄醒的情形下,辛弃玄只能放弃。开始运功,想将体内的异物去掉,但虽然自己的元神命令真气运行,但体内真气依然故我,在丹田内并不动,辛弃玄冷汗直冒,是自己元神祇剩一半的缘故,还是自己的元神被那最后一击重创受了极大的损伤?辛弃玄隐隐知道这种情形并不是只有一半元神造成的,以前她的元神也曾有极大的损失,但仍能调动真气。道是无寻剑道追求的目标,辛弃玄选择的是以剑入道,功力、精神力是她能够得道的最大保障,此时此地,元神损失一半那也就算了,偏偏元神竟无法调动真气,无法调动真气,元神的恢复是极其缓慢的,增长也是极其缓慢的,甚至到了一定时间还会倒退,这种程度的元神根本无法得窥大道,这对以道为最终目标的辛弃玄怎能不产生极大的打击。不过辛弃玄毕竟是从无寻剑道出来的,慌乱了一阵后就定下了心神,细思如何才能调动真气。我打了一个呵欠,从睡梦中醒来,同时也将沉思中的辛弃玄惊起。看著我用小手拍著自己的嘴,辛弃玄微笑到:“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我拉著辛弃玄道:“姐姐,我叫秋雷,你好漂亮哦,姐姐,你叫什么啊?”“姐姐叫辛弃玄,你叫玄姐姐就行。”嗯,我懂事的点点头:“玄姐姐你要吃东西吗,我去拿给你,但这里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有肉。”辛弃玄皱了皱眉,真漂亮,美女皱眉别有一番风味“如果没有什么吃的,那就吃肉吧。”她并不是不能吃肉,只是肉内所含的杂气太多,对修道之人不利“好的,我这就去。”我跳下床,就窜出了屋子到了地上,我向五位族长交待了几句,拿了食物就又回去了。不过尤里兄妹又叮嘱我一遍,小心自己,我跟他们说了,那女子是无寻剑道的辛弃玄,他们这才放下心来,无寻剑道的声誉极好,他们相信无寻剑道的女子还不会拿一个小孩子怎么样。我又跑回屋里,喊道:“姐姐,张爷爷说你是贵宾,让我给你拿来了米饭,我还顺手拿了一些菜,这些都是张爷爷刚带回来的。”我把饭菜放在了石桌上“雷弟弟,谢谢你了。”辛弃玄摸著我的头道:“雷弟弟,你吃过了吗?”这些东西我哪能吃得下,我拍拍胸脯道:“我吃过了。”说完我就后悔了,和美女一起吃饭的机会多么难得,就这样被我放弃了!!我只有看著玄姐姐吃饭,但怎么美女连吃饭都很美。吃完饭后,玄姐姐说有些事要想让我不要打扰她,没有办法,我收拾了碗筷将出去了。我返回了京城,来到傅家,对大家的歌舞提了一些意见后,我将玉凤姐拉到了一边。“玉凤姐,能不能请你帮个忙?”我用童真的大眼望著玉凤姐“小弟,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姐一定会帮忙的。”“玉凤姐,你知道我还开了一家米兰之都,是做衣服的,我听说城里许多的学院都是有校服的,平常都是学院自己做的,不假手外人,我还听说林将军是武威学校的名誉校长,你能不能请林将军将米兰之都推荐给武威学校?”我拉著玉凤姐的手恳求著道。这些学院有的是钱,而且在学院内校服免费,如果能揽到这生意,那就发了。“这没有什么,我可以和乾爹说一下,但你们的服装要好才行,不然会掉乾爹面子的。”“放心,质量、样式肯定上乘,上次为你们做的衣服不是受到大家的欢迎了吗?由于可见我们作品质量?”“但现在我走不开,明天早上我再去吧。”“谢谢姐姐。”我亲了她一下“对了,姐姐,我想你是不是也能和林将军说说,饭菜就由我们供应,当然不能是陶然居,那么多饭菜陶然居忙不过来,不过我们可以在学院路开一个大众饭店,姐姐你说好不好?”“对啊,这样我们陶然居也该扩大规模了,上次母亲还说陶然居生意很好,人手都有些不够了。再开一个店很好啊,但能有人手吗,能忙得过来吗?”“放心吧,我早就让三位大师傅帮我教几个人才,当然不是白给的,只要有一人可以独挡一面就传一道菜。”“好吧,明天我就去。”

  周六012 德国甲级联赛 霍芬海姆 VS 柏林赫塔 2020-05-16 21:30

,,贵州11选5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安徽11选5走势图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